聯系我們:通過郵件
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!
當前位置:黑巖閣 > 都市小說 > 一刻鐘情 >

第七十三章 肯定能修好

    買買買把泡了水的手表拿去強達工作室,已經是三天之后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撞墻把自己給撞成了輕微腦震蕩這么傻的事情,買買買壓根就不想承認是擁有強大氣場的買老大干的。

    老三在病房,一口一個“恩公哥哥”地叫著晉然,連帶著買買買都對不帶一絲煙火氣的非遺傳承人,生出了好些莫名的親切感。

    恩公哥哥人設+心懷歉意的轉發+老爺子孫子的身份=肯定會給予買買買優待的非遺傳承人。

    這樣的推斷,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正因為如此,買買買拿著那些泡壞了的表過去的時候,心里面還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萬一晉然因為這些關系,二話不說就收下了明明已經壞了的表,她的心里多多少少都會有些過意不去。

    買買買從小到大,幾乎都沒有接受過別人的恩惠。

    人還沒有到工作室,買買買就開始給自己做心理建設。

    如果這些表真的還有得救,她就修。

    如果確實沒有辦法了,就還是先拿姜時宇給她的那張銀行卡去提錢。

    盡管,這對于買買買來說,也是最糟糕的選擇之一。

    她希望自己和姜時宇是對等的,就像當初買買買需要男朋友的時候,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姜時宇。

    買買買很有信心,只要她開口,姜時宇就一定會成為她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這份自信,是買買買從小就有的。

    門當戶對也好,青梅竹馬也好,她和姜時宇都是彼此另一半的最佳人選。

    和別人在一起,可能還要想想,人家究竟看上了自己什么。

    和姜時宇在一起的時候,買買買需要考慮,只有這個人是不是值得自己喜歡。

    她可以很坦然地接受姜時宇對她的好,只要她愿意,她就可以給姜時宇同等的回報。

    純粹的感情,無關其他。

    買買買從小到大,最討厭的,就是麻煩精的屬性。

    那種處理不好自己的問題,還要把身邊的人弄得一團糟的人。

    可現在,別說是對等了,就連不給姜時宇惹麻煩她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不論有意還是無意,買買買已然成為了自己最討厭的類型。

    在給姜時宇制造了那么多的麻煩之后,買買買才明白,曾經的那些平等和純粹,都是家庭給予她的。

    如果想要繼續和姜時宇在一起,她就必須清除自己如今身上的麻煩屬性。

    姜時宇能為她做到現在這樣的程度,能在別人對她避之唯恐不及的時候,依然堅定堅決地要和她在一起。

    買買買也希望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,盡可能地解決買海洋和安淑儀失蹤留下的爛攤子。

    買買買不想再虧欠姜時宇更多,不希望兩人之間的感情越來越不平等,所以她倔強地沒有動用過姜時宇留給她的錢。

    但如果剩下的兩百三十萬,如果必須要承蒙他人的恩惠才能夠解決,買買買寧愿欠姜時宇的,也總比欠老爺子的孫子要好。

    總歸兩百三十萬對姜時宇來說,也不是一個大數目。

    總歸她仍然是一個有男朋友的人。

    或許,她得要慢慢學會必須要在他人的庇佑下生活,是什么樣子的。

    做完心理建設的買買買到了強達工作室。

    之前不小心用工作室賬號轉發了杜雨晴舉報貼的那個銷售,一上來就和買買買道歉。

    銷售和買買買解釋了一下事情的經過,買買買對此表示諒解。

    本就是無心之過,并非刻意陷害,也沒有造謠,說的都是事實。

    大概是晉然有特別交代過,銷售和買買買聊了兩句,又讓買買買直接上樓去了。

    非遺傳承人還和上次一樣,在自己的開放式工作區“埋頭”心無旁騖地工作。

    買買買就沒有像上次那樣,直接熟門熟路地走到工作臺的后面去看。

    她和老爺子的繼承人,連熟人都算不上,沒辦法像和老爺子相處的時候一樣“放肆”。

    買買買上來之后,就安靜地站著,她想要等晉然什么時候發現她上來了,主動和她打招呼了,再看是要去工作區談,還是要在會客區的沙發上坐著。

    就這么一直站了十五分鐘,才聽到晉然抬頭問:“表帶來了?”

    被晾了十五分鐘,換做是別的場合,買買買肯定會感到郁悶,就算不會覺得漫長,至少也會開始有點煩躁。

    可這一次,買買買卻希望自己能一直被晾下去。

    買買買喜歡看人修理鐘表,老爺子在的時候,她一看就能看上半天。

    看著看著,還會想要自己上手試一試。

    只關乎這一門手藝本身,無關其他。

    晉然放下了手上的抗磁鑷子,取下了右眼戴著的放大鏡,用眼神示意買買買可以過來了。

    買買買把經受過水箱“洗禮”的腕表,一一擺在了晉然的工作臺上。

    晉然快速地檢查了一遍買買買帶過來的表:“你現在拿過來的這一批表,多是雅典、寶格麗、卡地亞和肖邦這幾個不保值的品牌,也不是限量版或者特別紀念款,沒有什么收藏的價值。你的這些表,原價加起來應該有兩千萬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沒記太仔細,兩千萬應該是有的。”買買買在買這些表的時候,壓根就是只看造型,不問價格的主,要說總價,她也只能記得一個大概。

    “你的表,原價都比較高,但是沒有百達翡麗、勞力士和理查德米勒這樣的比較保值的品牌,所以……”晉然抬頭看了買買買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的表都是不保值的表,只能賣個兩三折的價格,我去典當行之前,就聽說過二手表的行情。”買買買拿面具大師去其他表行和典當行的時候,就聽人家這么說。

    只不過,那些人不知道是真不懂行還是故意壓價,硬是把買買買的限量版面具大師,也當成了普通的江詩丹頓來對待。

    “你的這些表,按照兩折的價格來算,差不多四百萬。”晉然給了一個具體數字。

    買買買剛想說四百萬已經很足夠了,她并沒想過要這么多,就聽天籟之聲在后面加了一句:“如果沒有泡過水的話。”

    “對對對,我的表主要的問題是泡了水,有瑕疵,也不知道能不能修得好。想必你也已經知道了,我現在急著要籌集兩百三十萬的現金,這些表只要能賣兩百三十萬我就很滿意了。”從始至終,買買買想要通過賣表來籌集的,都只是欠“帶頭大哥”的那筆錢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我親自修,肯定能修好。”晉然的語氣很篤定。
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百易街机真人捕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