聯系我們:通過郵件
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!
當前位置:黑巖閣 > 修真小說 > 曠世秦門 >

第一百三十一章 布防

    自入昆侖以來,秦澤一心修煉,宗門內的事務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秦澤并不想卷入這些宗派、偏殿之間的勾心斗角。

    然而,今日說到焚燒糧草大營一事,秦澤卻是來了興趣。畢竟出身行伍之間的他,這些年跟在蘇沐白林嘯等人身后,也是學到了不少東西。

    鐘離方才所說,入夜之后方可行動,自然是個絕妙的主意。

    但如今不明對方布置,若是貿然闖入,恐怕會身陷囹圄。

    想到此處,秦澤不由出聲道:“鐘師兄,我看,是不是先探明敵情,再作打算?”

    鐘離聞言不由看了一眼秦澤,輕聲道:“你有何見解,不妨說來與大家聽。”

    此事事關玉門關,乃至一十三州百姓安危,秦澤不敢大意,當下正色道:“鐘師兄,不知可有黃沙樓的詳細地圖。”

    鐘離搖了搖頭:“只有手中這一份域外地圖,并不詳盡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不可貿然行事,當想法子取到黃沙樓的布防圖才是。”秦澤聞言,不由沉聲道。

    石奕婷微微皺眉,不由出聲道:“我等本就是以采買身份進入黃沙樓,如今離了黃沙樓地界,卻難再進。那些異族可不是擺設。”

    她頓了頓,緊接著道:“再者說來,要得到黃沙樓的布防圖談何容易?方才鐘師兄不是說了,糧草大營便在黃沙樓東南角上。我等去尋便是,何必大費周章?”

    秦澤暗自搖頭,似石奕婷這般的修者,定是自幼便拜入仙府門下,并未參與過任何戰事。

    如今眾人所要面對的不是一個或者多個修士,而是一支整裝待發的大軍。

    正所謂三軍未動,糧草先行。

    短途奔襲且不說,這黃沙樓聚集大軍,即便不是要進行持久戰,但每日所要消耗的糧草吃食堪稱天數!糧草大營自然成了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即便是在自家地界,也不會疏于防衛。

    若是貿然前去,恐怕還未尋得,眾人已成了孤魂野鬼。

    “師姐,還是謹慎些的好。”秦澤看了眼石奕婷,不由正色道:“我想,師姐也不希望大家無功而返,甚至折了性命吧?”

    堂堂秋露殿大弟子,居然被一個新人給逼住,這讓她臉上有些難看。

    饒是宗策站出身來解圍道:“石師妹,我這師弟拜入昆侖前,乃是行伍中人。這種事,自然比我等了解。”

    石奕婷冷哼一聲道:“即便如此,又到何處去尋布防圖?難道現畫不成?”

    誰知秦澤卻是點了點頭:“鐘師兄可再去黃沙樓內一趟,問問莫師兄可有法子,若是不成,秦澤愿潛入黃沙樓繪制布防圖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石奕婷看了一眼秦澤,不屑道:“就憑你這點修為,也能說此大話?真不害臊。”

    秦澤好言相告,換來的卻是石奕婷一次又一次的譏諷,這不由讓他怒火中燒。

    眼見秦澤臉色漸漸變冷,鐘離卻是出聲道:“他說的有道理,我便再去一趟黃沙樓,你等在此等候。”

    鐘離發話,石奕婷便不再出聲,這領頭人都被秦澤說服,她還有甚話可說?

    “如果不能取得布防圖,你也無需自去。我等雖是查探黃沙樓動靜,卻還是自保為上。倘若當真無法得手,也要早些通知玉門關駐守的軍士才是。”鐘離看著秦澤,特意囑咐。

    雖然鐘離是出于好意,但這種自保的想法,秦澤卻是不太贊同。

    黃沙樓內,鐘離對域內商客可以說是視而不見,若是換作秦澤,定然會去幫上一手。

    但想了想,終究是在異族領地,鐘離的做法的確是最佳選擇。

    秦澤出身行伍,骨子里,還存留著當年在狼營的熱血,若在狼營,他定然不屑與之為伍。

    “鐘師兄說的是,秦澤記住了。”秦澤朝著鐘離拱了拱手,應承著。

    然而,臉上的表情終究是出賣了他。

    鐘離意會,淡笑道:“我知道,行伍出身的人,自然與我等不同。只是你要知道,這普天之下,沒有那么多的英雄。想當英雄,也要有足夠的實力。不是你得道飛升,便會天下太平的。”

    鐘離的話,字字珠璣,刻在秦澤心頭。

    這番話,正如當年蘇沐白所言:難道你成了佛,這世上便再也無魔了嗎?

    秦澤回過神,當下恭敬道:“鐘師兄教訓的是,秦澤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鐘離帶有深意的笑了笑,不再多言,朝著黃沙樓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石奕婷看了秦澤一眼,沒有多言,自去亭內坐下不提。

    宗策拍了拍秦澤肩頭道:“師弟,先稍作休息,待鐘師兄回來再說他話。”

    秦澤點了點頭,眾人各自在亭內尋了個地方坐下,不再話下。

    天色漸晚,夜幕逐漸降臨。

    鐘離去了多時,仍然不見返回。

    “鐘師兄去了多久?”秦澤微微皺眉,不由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眾人在登沙亭內稍作休息時,秦澤竟是獨自修煉,一時間竟是忘了時辰。

    一旁的南宮飛羽遞過一枚漿果,臉上帶著笑意道:“快有三個時辰了。先吃些果子果腹吧。”

    秦澤也不客氣,接過漿果,一口咬下。

    甘甜的汁液瞬間充斥了干燥的口腔,修煉的乏味頓時一掃而空。

    果子不大,三兩口便已全部入腹。

    秦澤將果核隨意丟至一旁,站起身來喃喃自語道:“這么久了,還不曾回來么”

    石奕婷見眾人皆在休息時,秦澤第一時間便是坐下修煉,心中倒是對秦澤有所改觀。此時不由開口道:“鐘師兄修為高深,又有昆侖子弟身份,自然不會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秦澤聞言,只是點了點頭,并未多言。

    說話間,遠處一道青光劃過,直奔眾人而來。

    “是鐘師兄。”宗策從亭內長椅上躍起,看著來人道。

    青光散去,鐘離的身形出現在眾人眼前:“久等了,幸不辱命。”

    鐘離話音剛落,便從懷中取出一個用麻布包裹的物件,小心展開。

    眾人看時,卻是八份繪制在羊皮上的圖案。

    “這是莫師兄所繪制的布防圖,保險起見,被分成了九份。接下來,就看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秦澤從鐘離手中接過碎片,細細觀之,當下道:“各位稍待。”

    那九份圖案,分別是前鋒營、中軍營、左鋒營、右鋒營、殿后大軍、糧草大營、黃沙樓箭垛布防、帥帳以及黃沙樓大殿所在。

    莫約半盞茶的功夫,九份圖案被秦澤拼在一處。

    “成了!”
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百易街机真人捕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