聯系我們:通過郵件
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!
當前位置:黑巖閣 > 修真小說 > 曠世秦門 >

第三十六章 奸細

    秦澤氣海中的黑色真元,突然間占據了主導位置,全身黑氣暴漲,宛如一尊惡鬼。

    “裂天式!”

    只見一道殘影,秦澤從荊州軍的戰陣中騰空而起,躍至綠裳上空。

    手中黑劍闡釋飽含著無盡死寂之氣,幻化出數十道黑色劍氣,如雨點般砸落。

    綠裳不屑的看了一眼秦澤,周身墨綠色的真元形成護盾,任由那些劍氣轟擊。

    秦澤嘶吼著,雙目血紅,內府中的黑色真元急速消耗著。

    “該死,該死!!!”

    少年的怒吼在空中響起,然而卻傷不了綠裳分毫。

    “給我拿下他!我要用他的血,來祭我的銀兒!”綠裳面色微冷,朝著身邊的益州軍士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左玲眉頭微皺,大喝一聲:“岑林,帶人把那小子拽回來!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一道黑影便從戰陣中射出,朝著益州軍陣殺去。

    隨著時間的流逝,秦澤體內的黑色真元已經消耗殆盡,眉間處的黑色羽火再次出現,瘋狂的吸收著天地間的靈氣。

    秦門族印,強大之處便在于能夠快速的吸收天地靈氣,時刻保持氣海充沛,又有那詭異的黑色羽火的加持,但即便如此,也彌補不了秦澤的消耗速度。

    陡然間,秦澤的身后光華閃過,一尊金身麒麟出現在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綠裳見狀眉頭一跳,口中大笑著說道:“原來如此,原來如此,難怪你們對這小子如此重視,原來藏著這般玄機!僭越之罪,我看你荊州死期不遠了!”

    正在全心全意為羅玥療傷的蘇沐白聞言,心神一動,體內的真元流轉錯亂,口中竟然噴出一口精血。

    金身麒麟的出現,讓秦澤的修為再次暴漲,此時的秦澤,便是連剛剛踏入化神境界的修士都能一戰。

    雙目猩紅的他,不顧一切的將體內真元拋灑出去,但對于綠裳來說依然無效。

    只見秦澤咬緊牙關,臉上突然流露出猙獰的笑容,口中大喝一聲:“破天式!!!”

    秦澤手中的黑劍闡釋,在身前劃過一道弧度,一道青黑色的巨大劍氣突然出現,直奔綠裳身邊的掌旗官。

    那掌旗官自持修為高過秦澤,便只是毫不在意的張開了自己三層護體真元。

    劍氣急速掠過,與那掌旗官的真元罩碰撞,然而這一次,卻是輕松擊碎了那三層金色的真元罩。

    掌旗官大驚失色,但卻來不及去重新布置。

    轟!!!

    一聲巨響,掌旗官的人頭隨著那羅剎戰旗一同被劍氣斬落,殘留的劍氣四散而去,靠的較近的益州軍士,多數骨肉分離,一時間殘肢斷臂,哀嚎不斷。

    秦澤放肆的大笑著:“羅剎營,也不過如此!”

    “小子放肆!”綠裳見羅剎戰旗被秦澤斬落,頓時大怒,手中的鬼首長刀朝著上方撩去:“百鬼夜行!”

    只見以他手中長刀為載,數百道墨綠色的鬼影朝著秦澤奔襲而至,岑林的身影突然出現在秦澤所在的半空,一把將其抱下,脫離了綠裳的攻擊范圍。

    然而那些鬼影似乎很有靈性,在空中折了個彎,再次朝著秦澤襲來。

    岑林見狀已無法及時應對,只好將自己體內的真元散發,形成護壁,將二人罩在其中,然而小乘境界的岑林,自然不會是綠裳的對手,真元壁只是支撐了片刻,便碎裂開來。

    秦澤一把將岑林拉到身后,全身光華暴漲,體內的青黑二色真元齊放而出,黑色羽火與金身麒麟盡皆顯現,已經幾乎到達極限的他,嘴角溢出一絲鮮血。

    此刻,秦澤的體內中樞,生門大開,開休二門連同生門,朝著秦澤氣海中輸送著大量真元。

    “破天式!”

    天魔九劍第四式,破天式,非成金丹者不可修習,否則將遭魔氣反噬,輕者心性大變,重者經脈破碎,當場暴斃。

    如今秦澤雖然修為大漲,但也沒有締結金丹,進入絡合境界,此時他的內府中空空如也,手中的黑劍闡釋化作一柄碩大的血紅色魔劍,在二人身前爆開,與那群奔襲而至的鬼影對撞上。

    震耳欲聾的巨響在戰場中央響起,岑林與秦澤二人被氣浪波及,倒飛出去,狠狠地摔落在地。

    雙臂上的經絡完全斷裂,氣海中空空如也的秦澤,再也沒有多余的力氣去催動任何功法來吸收天地靈氣,眉間的黑色羽火和身后的金身麒麟漸漸暗淡下去,消失不見,整個人也陷入了昏死狀態。

    綠裳狂笑著,口中狠狠地說道:“我說過,要你們永世不得超生!益州兒郎們,上!”

    “多年不見,你還是那般令人作嘔啊。”

    一個渾厚的聲音,蓋過了益州軍的喊殺聲,綠裳尋聲望去,只見虎頭金甲的羅子陽臨空而立。

    “羅子陽”綠裳臉色難看,口中擠出三個字,冰冷的看著羅子陽。

    “還認得出我,真是難得,你們羅剎營好大的本事,連我狼營都能安插奸細。”羅子陽的話,讓戰場中的所有人都是一驚。

    狼營部眾臉色巨變,他們從未想過,襄陽府城的蛀蟲居然會在最精銳的狼營之中。他們朝夕相處,誰會是背叛者?

    綠裳冷哼了一聲,口中沉聲說道:“看來你也不算太蠢。”

    羅子陽看到荊州戰陣中昏死過去的羅玥與秦澤二人,臉色冰冷,從半空緩緩而落。

    “從襄陽府城出兵那一刻,我便一直跟在先鋒軍之后,誰能去給益州軍通風報信呢?只有平時最不起眼,藏匿本事數一數二的你了,你以為,你傳出的靈引,沒有人能夠看到嗎?”羅子陽冷笑著,掃視著身后的自家人馬,突然,他身形一動,瞬間出現在岑林身邊,一把捏住他的脖頸,口中冷冷說道:“辛苦你了,這些年在我狼營十分憋屈吧?”

    蘇沐白與左玲難以置信的看著岑林,他們不敢相信,這個狼營十分出色的戰友,居然會是益州軍的奸細。

    “城主大人,是不是搞錯了,岑林他”

    左玲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,口中出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小乘境界,應該也不是你的真實修為吧,岑林,哦不,或者應該叫你血手穆陽才是。”羅子陽手中微微發力,一把將岑林甩飛出去。

    只見岑林冷笑著站起身,口中說道:“沒錯,羅子陽,想不到你年紀這么大了,也還不算老眼昏花嘛?”
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百易街机真人捕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