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著遠離水底,細胞集群四圍的怪石逐漸稀疏,而作為噴射媒介的水,此時也逐漸噴射殆盡。 這個時候,就需要利用慣性,將儲水空腔填滿水。 “開啟進水閥……嗯?!” 出乎霍古預料的事情發生了。 進水管道居然在吸收了一會水后,就貼合在了一起形成堵塞,完全不能再引導水流。 這樣的意外,直接導致了噴射式推進無法繼續進行,細胞集群的速度也逐漸減緩。 而隨著速度的下降,進水口的貼合又重新回到之前那種管道分開的狀態。 “伯努利原理……” “我怎么把這個給忘了。” 觀看完管道變化整個過程的霍古,這才反應過來問題出在哪里。 伯努利原理是流體力學中一種僅適用于粘度可以忽略、不可被壓縮的理想流體的基礎定律。 即,流速越快,壓強越小。 這種定律在一些小實驗中,就能很容易的輕松表現出來,比如,往兩張紙片間吹起,紙片就會貼合在一起。 之所以會貼合是因為壓強,往紙片之間吹氣,讓空氣流動中間壓強變小,于是紙片就貼合在了一起。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了進水管道內,只不過,導致壓強減小的不是空氣的流動,而是水流。 “這個進水口看來是不能用了……” 想要避免管道的貼合,就需要將管道壁加厚,以結構來對抗壓強…… “可這樣一來,無意義的重量也會增加……” 為了保證速度,如何高效率利用質量成了霍古首要注意的事情。 如果本來就有一個連接外部,能將水給引進細胞集群的通道就好了…… “等等,這不就有一個么?” 處在糾結中的霍古的注意力鎖定在了與嘴相連,被分隔成六小份的空腔消化腔。 霍古驚喜之余,帶著一點的懊惱喃喃自語。 “我怎么早沒想到呢?” 調試進入了尾聲,霍古將細胞集群的進水口給重新封堵,儲水空腔轉而與消化腔相連接。 然后,通過六個小閥門,將六個小型消化腔和儲水大空腔分隔開來。 消化腔的表層下,霍古又添加了肌細胞,如此,就可以實現將水給排擠到儲水空腔的過程。 當消化腔將水中的微生物全部都給消化殆盡后,就會將水給推進儲水空腔作為噴射媒介,同時,快速行進也能方便快速捕撈微生物。 調試完畢,霍古再次起航。 這次的航線和之前垂直往上并不一樣,是斜向上滑行。 之前霍古是為了能夠快速擺脫火山危險地段不得已的行為。 實際上,像它那樣垂直上游的行為非常危險,一個不好,就可能因為細胞集群內部和外部水域的水壓不同,而整體爆掉。 隨著高度的攀升,霍古的視野也在逐漸的放大,水電一顆顆好似星辰般的亮點以及扶搖直上的煙柱,充分的向它介紹了,這處水域底部到底有多少座處在活躍狀態的火山。 “我的老天……” “這個地方的水,就算沒達到沸水,也差不多該有個七八十度了吧?” 高度繼續上升,礙于水的渾濁,漸漸的,霍古只能看到零星的亮點,再后來,徹底什么都看不見,周圍一片漆黑,什么都沒有。 失去了火山帶來的微光,霍古什么都看不見。 “還好,幸虧我一早就想到有這種可能,做了第二手準備。” 霍古暗自慶幸著自己的先見之明,它的視角再次變得不一樣,整個世界就仿佛被縱橫交錯的細線所分割,那些是磁感線。 而給霍古帶來這種能力的東西,正是每一個細胞內潛藏著極小一部分的四氧化三鐵,俗稱‘磁鐵’。 然而,接下來的情況,卻完全出乎了霍古的預料。 磁感線像是抽風般的抖個不停,逐漸發生著變化,霍古滿是不可思議的注視著這一切。 同樣還是有著縱橫交錯的磁感線,可是和之前的布局完全不同了。 良久,霍古這才憋出一句話。 “……這破地方到底是哪里?” 磁場紊亂,霍古迅速總結現象,得出這么個結論,同時也意味著,磁感應在這個地方,已經形同廢物。 因為磁感應霍古有著百分百的把握,畢竟只是簡單地指南針原理,當時,它并沒有想著去測試。 于是,直到現在才發現,它所處的地方,磁場是紊亂的。 “這個地方終究是在水里,只要保持方向往上移動總歸是沒錯的……吧?” 話是這么說沒錯,可霍古總能隱隱感覺到一股不知來源于何處的不安感。 權當是自己從火山脫險后的心理作用,打定主意的霍古繼續往上滑行。 有了消化腔作為接力,噴射式推進有了長久的續航能力,只要水中的微生物不斷絕,保證蛋白質和氨基酸的充足,細胞集群這樣的推進方式連續移動幾天都沒問題。 往上滑行了不知道多久,也不知道多遠,畢竟沒有參照物,或者計時機器之類的東西,很多事情,霍古也不能給出個準確情況。 此刻,周圍還是什么都沒有,不過變化已經尤為明顯,不再那近乎完全漆黑的黑暗,已經有了一定程度的能見度,而且霍古還能通過纖毛,感受到流的變化。 水逐漸呈現中性,對嗜酸細菌來說簡直就是末日,對霍古而言卻不是什么問題,只要適當對細胞膜做出一定程度的調節,就可比避免細胞膜失活的情況。 “上面一定是個很‘熱鬧’的地方,或許我該小心一點……” 越向上面滑行,霍古越能感覺到動靜非常大,之前的水流是流水潺潺,甚至是根本無流,而現在,卻是洶涌澎湃。 依靠著鰭的變動,霍古十分小心地駕馭著流,說什么它也要去瞄一眼上面的情況,為了滿足好奇而冒險是它一貫的做法。 如果不是當初身為人類時,已經是一把老骨頭,它說什么都要親自登上火箭,跑去火星基地,親眼看看那些人形骸骨。 借勢而起,力上加力,兩股駭浪相交之際,細胞集群從力量的爆發點一鼓作氣沖破了水面!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宝博现在叫什么名字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公告 金蟾捕鱼棋牌ios 科乐吉林麻将苹果下载 意甲足球电视直播频道 选4走势图 上证a股指数 体育彩票环岛赛的规则 炒股加杠杆app下载 云南未来飞小鸡(曲靖) 昨日上证指数 微乐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欧洲足联欧洲联赛 大嘴棋牌app 沈阳化工股票走势 苹果填大坑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