顧澤彥連忙摟著夏瑤一邊安撫她一邊走出了病房。 病房門關上,病房里一陣安靜,空氣里蕩開裴瑤池一聲冷笑。 沈繁星將那束花chā jìn花瓶里,又一點一點整理出漂亮的形狀,才捧著花瓶走了出去。 裴瑤池沒看她,視線卻盯著放在柜子上的那瓶花。 “漂不漂亮?”沈繁星問。 “嗯。” “可惜它們明天就會枯。” 沈繁星的話將裴瑤池的視線引到了她的身上。 “什么意思?” 沈繁星坐到病床邊,伸手擺弄著手上的手表。 “因為它們都沒了根,脫離了母體。瓶子里的水對它們來說,只是一時的甘霖,只是放緩了它們枯萎的過程而已。” 裴瑤池沉默了一會兒,突然笑了,“你到底是勸我讓我跟家里人低頭的,還是過來挖我的?” 沈繁星聳聳肩,“過來挖跟家里低頭的你,對我來說才是最好的結果。雖然我關鍵還是挖你這個人,但是挖到一個身為裴家大小姐的裴瑤池,想想都覺得興奮啊!況且,你剛剛已經在用裴家大小姐的姿態面對那兩個人了,距離你重新做回裴家大小姐還遠嗎?” “那你為什么還要浪費口舌?” “送上門來的人情,我自然得把握住。把你帶回裴家,不知道裴家到時候會如何感激我?” 裴瑤池瞠大了眼睛,“你……你就不能收斂一點兒嗎?說這么明白干什么?” “難道你不明白嗎?與其讓你在心里猜度我,并覺得我這人目的性太強,倒不如我自己坦誠一點說出來,倒顯得我有那么一丁點可愛也說不定啊……” 裴瑤池的眸子瞠的越來越大,滿目的不可置信! 最后似乎是仔細想了想,突然輕聲笑了出來。 “好像確實是這樣沒錯……不過真是沒有想到,你這種女強人,居然也希望別人用可愛來形容你嗎?” “最起碼比某些貶義詞好聽。” 裴瑤池又笑了起來,“你倒是挺有意思的。真想象不到,蘇恒到底為什么要甩掉你?” 沈繁星掃了她一眼,“倒是沒發現你原來是個小老虎。自己剛剛被渣男虐,也要拉著我跟你一起難受是不是?” “嗯哼。是你要挖我,不付出點兒代價不合適吧?” 沈繁星點頭,“oK,你大可以提他,如果你心里舒坦一點的話。不過跟你一起難受這種情況就算了,我現在倒是沒多大感覺?” 裴瑤池呵呵笑著,“我只需要知道你也遇到過渣男心理就平衡了。” 沈繁星:“……” 看來女人還是需要刺激一下的,沒有經歷過教訓,永遠不知道對與錯,還有曾經那個傻傻的自己。 從醫院出來,醫院門口圍滿了密密麻麻的記者。 “顧少,有人見到您帶著夏小姐到醫院婦產科,請問夏小姐是不是懷孕了?” “夏瑤肚子里的寶寶是你的嗎?” “請問兩位是在一起了嗎?” 沈繁星挑了挑眉,站在醫院大廳內靜靜看著外面的采訪。 夏瑤絲毫不避諱地挽著顧澤彥的胳膊,笑的一臉甜蜜。 “我跟澤彥馬上就要結婚了。謝謝大家對我們的關注。” “這么說你是真的懷了顧少的孩子?” “嗯。” “那恭喜二位。” “可是顧少,之前您身邊的裴瑤池呢?印象中你們不是一直在一起嗎?” “對啊,幾乎形影不離啊,而且圈子里面也一直以為兩位就是官配啊?” “之前有關兩個人在一起的傳聞兩位也從未澄清過!今天怎么突然之間就要跟夏瑤結婚了?” “我記得大概三個月前,夏瑤不是還跟齊家的那位紈绔少爺在一起嗎?” “誒?是這樣沒錯。那兩位這……” “我記得,昨天晚上在顧家娛樂公司附近,裴瑤池出了車禍,也是在這家醫院……” “天,那顧少今天帶著夏瑤來這家醫院做產檢,會不會太虐了啊!” “……” 顧澤彥剛剛還帶著溫和笑容的臉漸漸有些掛不住了。 夏瑤的臉色更好不到哪里去。 “我跟裴瑤池只是同事關系。” 最后顧澤彥只說了這么一句話,就帶著夏瑤離開了。 沈繁星扯了扯唇,等到記者追隨那兩個人離開,她才走出醫院。 她從來不認為顧澤彥是個什么好男人。 當初毫無原則力挺沈千柔就夠讓她厭惡的了。 現在看著,沒有最渣,只有更渣。 不是無腦迷戀女神,就是靠著女人達到目的,這種男人,蘇恒比他好一倍不止。 微微蹙了蹙眉,冷笑一聲: “半斤八兩。” 走出醫院,沈繁星打電話給唐亞澤。 “裴瑤池,我搞到手了。” 唐亞澤沉默了兩秒,“……真……真的!” 話筒里傳來一陣乒乒乓乓的聲音,可見那邊到底是怎么一副景象。 沈繁星勾唇,輕聲應道:“嗯。” 唐亞澤高興了半天,“你真的太偉大了沈總!我聽說顧澤彥手里的劇也要拍,以為裴瑤池真的沒有緣分了,沒想到……是不是顧澤彥的劇找到了更合適的演員?預測他們的檔期還會跟我們的撞上……” “撞檔期?”沈繁星挑挑眉,“那又如何?對你自己的劇本沒信心?認為會被他的碾壓?” “不!絕對沒有!嘿嘿……我貪心嘛,如果不跟他們撞上,咱么的收視率可能還會更高那么一點點啊,沒有人分我們的流量。” 沈繁星勾唇,一雙星眸里閃過一抹興味,“安心坐收收視率有什么意思?有競爭才有爭議,有爭議才有話題。撞檔期,沒什么不好的。所以,你加油吧,別到時候真被比下去。那就真尷尬了……” 沈繁星模棱兩可的幾句話,莫名的讓唐亞澤渾身振奮了起來,數據碾壓對方,實在是一件讓人干勁十足的事情啊! “不會的沈總,我一定會好好將這部劇制成的!” 感受到唐亞澤的信心和振奮,沈繁星勾了勾唇,收起了電話,直奔酒店。 去客房部以及餐飲部看了看,都沒有什么太大的問題。 之前的規矩已經定格,而且非常完善,沈繁星也省了很大的精力。 回到前臺的時候,正好碰到一個身材高挑的男人站在前臺,胳膊撐在柜臺上,一手插著兜,顯然是在跟前臺的幾個人聊天。 程芙幾個人明顯一副標準官方的笑容,反觀旁邊的甘甜…… 沈繁星實在不想用眉眼含春來形容她。 但是卻也是這樣。 程芙見到沈繁星,朝著她喊了一聲,“沈總。” 幾個人聞言轉頭,包括那個趴在柜臺上的男人。 白凱杰的視線在看到沈繁星的瞬間,眼睛突然就亮了。 這撲面而來的氣質簡直瞬間戳到了他的心。 他還從來沒有遇見過這樣的女人! 很讓他有征服的慾望不是嗎? 【這幾天的月票是怎么回事,嗯?明明雙倍,排名卻一掉再掉,還有推薦票,你們是想要干嘛?】百易街机真人捕鱼 上海福彩选四开奖结果走势图 捕鱼达人单机版全免费 鞍山娱网棋牌 浙江6 1开奖20016 pk10计划群 微乐河南麻将辅助器安卓 看股票大盘 新朋股份股票 盛京棋牌官网下载 股票权重排名 开元棋牌app官网下载767 中国股市今日行情 pc蛋蛋怎样 西甲冠军次数排名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和血流成河 英超利物浦赛程